1
团长汀县委
 
  长汀风情 ->正文
 
中山古驿道为古汀州留下了多少传奇的色彩
 
团长汀县委       2009年02月05日

 
      长汀县大同镇的中山自然村(正平村邻村)有一条古道,这是我寻找闽西古道的第二站。    
      春末夏初的一日,准备好行囊,行车约摸10公里,路已不好走了,经打探,底盘低的车应就此歇息,只能徒步。这样也好,不是寻找古道吗?将车子搁在半山腰,背着行囊又往谷底行进。    
     小溪边,几间已无人居住的破旧房屋点缀在竹林里,没了炊烟和生机,一溜歪斜的木桥通往昔日的人家。我顿时想起了古人马致远《天净沙·秋思》中的“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,古道西风瘦马。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。”他老人家描写的景物,除却“瘦马”和“昏鸦”外,此时都摆在眼前,就不知说的古道,是否为此道?    
      很意外,小溪边的古驿道被村民们劈掉了两边的杂草,古道被收拾得干干净净,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艰难,询问村民,有一对夫妻回答我:“去年冬天的一场冰灾,压毁了所有的毛竹林,为了使大量的毛竹和木材运往公路,村里组织了人员劈山。”村长还说:“中山古道为古驿道,是昔日皇上走的路,这是难得的一项旅游资源,有人来采访,更直观,更好走。”   
     从汀州至江西的古驿道,目前已知的有两条,一是隘岭关驿道,一条则是中山驿道。中山驿道为宽大的石板依地势而宽窄陡缓砌成,宽约2至3米不等,两马并行有余,东起中山自然村,至江西交界的分水凹约10公里。现存的这段驿道保存完好,600多年来,经过千百万人畜的践踏,石板有许多凹槽,周边圆滑,弯道上有些石板有很深的马蹄印痕。当然,数百年来,这古驿道上留下的不仅仅是牲畜的脚印,驿道上不知还走过了多少士农工商、文武官将,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诗文,为古汀州留下了不少传奇的色彩。驿道途中,有建筑精美的石拱桥和石板桥,溪水在桥下淙淙流过,野兰长在褐黄色的石头缝里,细长的叶子永不停息地拍打着流动的溪水。古道途经一百米高的瀑布,虽然水流不大,但气势还是有的,抬头望去,银色的流水泻自天际落入深潭,发出轰轰的响声。深潭边,有石板砌就的休息台,想必古人也有观瀑的兴致,走累了,小坐息风尘,饮口山泉,整整公文喂喂马,歇息歇息再走。     
       这是一条通往江西地界的古驿道,两旁尽是被冰雪压垮的毛竹,有两棵楠木横在路间,都是冰灾作的孽,本该是一路风景一路歌的古道,使人有一种意外的伤感,让人高兴不起来。快到山顶,不断地出现断墙和人工砌的石墙痕迹,很可能是曾经的驿站或客栈饭庄什么的,虽然无从考证,但就此规模和外观,可想象出昔日古道的繁忙,轿夫和脚夫们的辛劳。     
     一个大回转,至山顶,天,突然开朗,层层叠叠的山峦在山的那一边。山顶是福建与江西的分水凹,一座50平方米大小的茶亭,全是紫砂石砌成,直到屋顶。石板路从两个石条门间穿过,亭内许多黄色的巨石,供路人歇息小坐,亮闪闪,滑溜溜。墙间有石刻碑铭,字迹风化隐约,内容大概为颂积德者之类,年代为清代同治年。门楣藏有条石横碑“汀州府西界”,是汀州的西界,也是福建的西界了,那么可以肯定,山下远处灰色的村落,该是江西瑞金的日东乡了。
 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