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
团长汀县委
 
  长汀风情 ->正文
 
汀州山城风韵--“天下水皆东,唯汀独南”
 
团长汀县委       2009年02月20日

 

   “天下水皆东,唯汀独南”。    依依南流的江水,悠悠穿城而过。江两岸,是起伏的卧龙山、乌石山、罗汉岭、朝斗岩;是蜿蜒的古城墙、古城门以及高矗山巅倒影江心的云骧古阁;是错落在古街与新区间,明珠般点缀的文庙、天后宫、汀州试院、辛耕别墅、福音医院、瞿秋白纪念碑、杨成武将军广场……城中有山,山中有城,城中有水,水中有山,这个被著名国际友人路易·艾黎赞誉为“中国最美的两个小城”之一的山城,就是这样让你流连忘返。    你流连于她的古韵,也流连于她的新姿;你流连于她梦一般美丽谜一般扑朔的身世,就说她的得名吧:城因水而名,水依八卦而名。江水南流,依八卦,南方属“丁”位,“水”合“丁”为汀,江便叫了汀江,而汀江最早拥抱的城市,便叫了汀州。    

       或许,更让你流连的是这座小城的独特气质,是她截然不同于另100余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特点。那是什么呢 如果要用简单的几个字来表述,你可能会脱口而出:“客家与革命”。    是的,客家与革命,再没有更简洁的词汇能够概括古老的汀州今日的长汀之神貌了。长汀是与客家人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,唐开元二十四年 公元736年 ,福州长史唐循忠在福建西部查悉避役百姓3000余户,因而上奏朝廷,“开福抚二州山峒置汀州”。其时的汀州总人口4600余户,原住民不过1000余户,占绝大多数的正是这些避役百姓,这些从战乱中原辗转南迁而来的客家先民。此后一千余年直到民国,长汀一直是州、郡、路、府所在地,数百年间源源不断涌入汀州的客家先民以及他们的后裔,将中原先进的科学技术运用于这片曾经的蛮荒地区,在与土著的融合中,把长汀打造成了福建西部首屈一指的重镇,成了海内外客家游子魂牵梦萦的“客家首府”:“十万人家溪两岸,绿杨深锁济川桥”,那是经济繁荣的写照;而文庙、朱子祠、汀州试院,以及令大名鼎鼎的纪晓岚也深深折服、迄今依然矗立在试院中的唐代双柏,则是此地文风鼎盛的证明。可以说,没有客家先民,就没有汀州的设立;没有客家人,就没有长汀曾经的繁荣与辉煌。    

       当然,仅仅客家,长汀还难有今日的风采,而客家与革命的完美结合,才是这座小城流光溢彩的原因。公元1929年,历史的机遇让红四军与古老的汀州结缘。毛泽东伫立在汀江畔,朗声高吟:“红旗跃过汀江,直下龙岩上杭”,一江风涛舒展着伟人的豪情。长汀成为中央苏区的经济中心,遐迩闻名的“红色小上海”。中共福建省委、省苏维埃政府、省军区设在长汀,苏区国家银行福建省分行、中华贸易公司、中华纸业公司、中华商业公司也相继在此设立,毛泽东、刘少奇、周恩来、朱德、瞿秋白、邓小平、陈云、陈毅、刘伯承、叶剑英、罗荣桓、聂荣臻……一大批赫赫有名的无产阶级革命家,先后在此留下了光辉的足迹。走在长汀街头,不经意间,你就会邂逅一处又一处的革命旧址,你会惊叹,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革命旧址竟然成批成群:福音医院---中央红色医院旧址,中华基督教堂---中共福建省委、福建省苏维埃政府旧址,辛耕别墅---红四军司令部政治部旧址,云骧阁---福建省职工联合会旧址……而在瞿秋白就义的罗汉岭头,徜徉在全国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瞿秋白烈士纪念碑下,你才会更加深切地体会到,这样一座山城的魅力所在。    

        历史毕竟是历史,靠什么打造客家首府、红色圣地今天的辉煌?民国末年,闽西政治经济中心转移之后,长汀陷入了深深的失落,不仅失去了闽西首府的地位,而且在那么多国家级的桂冠之上,竟然添了一顶国家重点扶持贫困县的帽子。巨大的反差让长汀人震惊而尴尬,经历了长久的失落之后,长汀人重新振作起来,弘扬客家精神、老区精神,阔步走向改革开放。进入新世纪,在历史性的机遇面前,长汀人激情喷发,举全县上下之力,上项目,谋发展,努力甩开欠发达的帽子。一个并没有多少资源的山城,成了中国南方颇有影响的纺织城,在闽西连续夺得了几项第一:农民收入增幅第一、财政收入增幅第一、农民进城充分就业第一……以在欠发达地区把握机遇加快发展为特点的“长汀现象”,一时饮誉全省。    

        罗汉岭下,瞿秋白的目光从雕像的镜片中射出,安详而深情地注视这片浸染着他的鲜血的土地。这是一片多么令人魂牵梦萦的热土啊 不禁令你想起他那著名的《多余的话》,在这篇绝唱的最后一段,在告别人世的前夕,他说:“中国的豆腐也是很好吃的东西,世界第一。永别了 ”他说的当然是长汀的豆腐。

 
发表评论